这王继恩却是在福宁宫中干着内殿清扫的职责

作者: admin 分类: 盛源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8-17 09:48
 “既然你是这里第一个进入的小黄门,若是可以,就在这部门还未运行前,多负责一些吧。”
 
    “随后我就让人将你升等,这左右房间中所缺的基本物资,你找我身旁的张德开,凭宫牌领取即可。”
 
    “只不过这房间内的东西书籍,我若是允你阅读………”
 
    随着赵匡胤的声音拉长,顾峥很是识趣的带着几分的感激就接过了话去:“小子一定闭口不言,绝不将这里的片言只语带出翰林院。”
 
    “这就行!”赵匡胤敲了敲地图上那属于自家范围的版图,起身就离开了这个他若无事就来此深思的房间,只留下了一句让顾峥念好的话语:“不过这些书,你可是要打扫完毕了之后,才能给我看的,若是弄出了折损,我可是要重责的啊。”
 
    这话音落下的时候,赵匡胤的脚步声已经出了这个房间所属的院落,而他的身边则响起了顾峥曾在内侍班中只听过一次的,张德开的声音。
 
    这个嗓门压得不低,却是对圣人透着真心诚意:“陛下实在是太心善了,那般的地方让一个识字的人在其中是否有些不太妥当。”
 
    而赵匡胤却是满不在乎:“那翰林院中正需要这种识字的小内侍,若是大字不识,调来何用?”
 
    看到劝解不成,张德开又转了一个方位:“那圣人对着这样的人也应该自称朕啊,我我的,让那小子的心中都少了敬畏。”
 
    被提醒的赵匡胤,反倒是带着几分的不耐烦:“真是烦躁,这皇帝老儿当得甚是不自在。”
 
    “外朝的大臣们成日中吵个不停,回到了宫中原想着松快一阵子,反倒是被你这个老货又要提着耳朵的叮嘱。”
 
    “甚烦!”
 
    这皇帝竟是出奇的豪迈的性子,张德开一看就是赵匡胤身边的老人,竟是丝毫不惧怕,两个人反倒是在渐行渐远之中,还在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让已经起身打扫这里的顾峥,都有点憋不出的想乐了。
 
    这位黄袍加身,杯酒释权的老儿,还没从自己本身的身份中适应过来呢,但是却是一个出奇的明君之像,只希望他能领着新宋朝多走上几年吧。
 
    不再分神的顾峥,收拾的很快。
 
    当他放下手中已经变了色的巾子之后,院门外就传来了守门侍卫的招呼声。
 
    这时间竟是到了朝食的时辰,上值的小黄门的饭食,就是由个人自取。
 
    若是重要一些的部门,不得空的时候,就是由御膳房的跑腿的前来分发的。
 
    也不知道这翰林院是跟了哪种的级别走的福利待遇,竟是有一个御膳房的新当值的小黄门,亲自给送了过来。
 
    而这个人竟也是顾峥的熟人,那个没事就喜欢从旁做点小动作的家伙。
 
    看着他这个时候了,竟是被派出来送饭,顾峥拎着自己的饭盒的时候,对于这个孩子的未来就充满了同情。
 
    这位孩子是多不受人待见啊,刚入职就被人职场排挤了。
 
    等到他送完了一圈的饭食之后再回去,就算他是御膳房的人,那估计也只有吃别人的残羹剩饭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看来这性格缺憾的孩子,在人精扎堆的宫内,果然不好混啊。
 
    丝毫不认为自己也是这中孩子中的一员的顾峥,拎着他刚入职的食盒,就回到了他早已经打扫干净的右厢房中去吃饭了。
 
    就算是他明知道可能左边的偏房才是给他这种身份的小黄门准备的吃饭当值的地方,顾峥也不打算委屈自己在满是灰尘的地方吃饭。
 
    这偌大的翰林院中,现如今只要是皇帝不来,他就是老大,谁管得着他!
 
    气势颇足的顾峥,将自己的饭盒盖这么一掀,瞬间就萎了下来。
 
    还以为升成了小黄门之后,这伙食能有一点改善呢,谁知道竟是和培训的时候吃的差不多,唯一的多了的一个加菜,竟是只有巴掌大小的一小碟的凉拌的咸菜。
 
    是新发制的黄豆芽,在这个寒冬腊月,除了菘菜萝卜就是菘菜萝卜的菜品种,难得的水灵。
 
    再加上期间拌着这些豆芽的是黄黄的芥末,晶莹剔透间陪着粘稠的汤汁,竟也能让人食欲大增,给那没什么滋味的饭菜,增添上几分的胃口。
 
    对于食物很是挑口的顾峥,自打来到了宫内这么多天以后,今日中总算是满足了。
 
    他一边叹气一边小心翼翼的将最后一根黄豆芽塞进了嘴中,恨不得将其盘子舔一舔再归还的小动作,现如今和那正在福宁宫中当值的王继恩,是一模一样。
 
    这位难兄弟,被派到这福宁宫之后,可是没有顾峥这般的运道。
 
    平日中那张德开,时时的站在皇帝爷的身后,也只有晚间的片刻能给王继恩一点指导。
 
    其他多余的时候,这王继恩却是在福宁宫中,干着内殿清扫的职责。
 
    将这皇帝大官人的寝宫,摆设,是要天天擦洗的一尘不染才是。
 
    在这一点上,王继恩不但没有因为他是张德开的徒弟而受到什么优待,反倒是被后分派到这里的同期,以及原本就在内殿工作的内饰们,给有意的孤立了起来。
 
    原本应该多人合作的工作,基本上都是他一人在忙活。
 
    若是同时职业的时候,后半夜的人总是有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由头,忘了替班。
 
    听到王继恩的回答,张德开则是点了点头,继续问道:“他竟是识字的?”
 
    这个王继恩回答的就犹豫了几分:“在外边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只能说是认识,徒儿是在宫内的时候,因为同乡的缘故才和他互相扶持的。”
 
    “早前的本事我不太了解。”
 
    得到了答话,张德开唔了一声,却又多说了几句:“这小子的运道倒是不错,被分到了翰林院当中。”
 
    “若是你跟他有来往,就常来常往一些,我记得他的舍监还是安排在咱们福宁宫的外寝室之中。”
 
    “这样你们也算是分在一处了,平日中,若是听到了什么不一般的消息,要跟你的师父我,多通报上一句。”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